/感悟走过的岁月

      �走在岁月的桥上,欣赏沿途的风景,猛一回头,原来我已留下了点点滴滴的痕迹。
  人生如梦,岁月如水。回想往事,好像做了一场梦,梦醒了就到了现在,岁月的河流从未为某个人停止流淌过,可是我清楚地记得那岁月里的梦。
  我曾经怨恨过生命,埋怨过岁月的无情,质疑过我为什么要活着?为什么现实那么的残酷?为什么给予我生命却不给予我想要的东西?为什么我的亲人在一个个离我而去?后来我明白了:我早已经得到了太多,只是我从未用正确的思想去看待,人的一生本来就是在不断地追求,如果想要的东西能够轻易地得到,那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?岁月又会留下什么痕迹呢?现实确实残酷,但是人依旧要活的快乐、轻松、自在,要学会将自己正确的定位。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这本是人生的主旋律,我又何必伤悲,至于我为什么活着,我想用我自己的力量给我所真爱的人一个美好的明天,为了——
  我热爱自然,自然中的每一个变化似乎都是自然对我的最好的恩赐,甚至能呼吸到新鲜空气,我都会觉得格外的欣喜,因为我懂得失去时候的痛苦。因为自然让我的身心宁静,没有烦恼,我喜欢看着植物成长,我喜欢遥望星空,因为每颗星星都好像在朝我微笑,与我交谈——或许我的性格早已让我习惯了一个人,但我并不孤独,因为时刻有自然地陪伴。
  岁月无声,人有情。因为那时候家里贫穷,所以我的玩伴只有一些老人,也正是他们奠定了我一生该做个怎么样的人。从他们的言谈中我知道了人们之间要真诚友善,从他们的辛勤耕耘中,我知道了要做个勤奋的人,从他们对自然的呵护中,我知道了要善待自然——我一直在错误中长大,但我不会迷失最后的方向,可是如今的人们呢?
  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走过那段崎岖与坎坷,很多事情都好像是自己控制不了的,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发生,岁月不仅让年龄成长,心灵也随之长大。我曾是个懦弱、什么都不敢的女孩,我畏惧老师,但我心中却有着强烈的欲望,初中时候什么机会无从抓起的痛让我在内心一次次的发誓:我不会再放过任何一个我可以抓的机会,机会不抢那就永远不会属于你——现在的我虽然依旧是个小角色,但我知道我在不断地长大着——
  岁月的桥上早已留下了无可擦去的痕迹,沿途的风景总在不停地变换中但我依旧前行,岁月不会为我停止流淌,那我何不化被动为主动呢?
 

    我们总站在富足的地方悯惜贫穷,总躺在安全的地方怒斥邪恶,总在五十步笑百步后呼唤远离冷漠,总在血痕淡去后才忙着计算生命的价值。
  于是,我们俯身怜悯的姿态伤害了别人的自尊。
  每次灾难过后,都有太多的人争先领养孤儿,当这片热潮过去,又有太多的孤儿陷入苦难。据心理学家分析,领养孤儿要考虑自己的经济状况,家庭氛围要同孩子原先家庭相似,教育方式、家长性格都要与孤儿相适宜。但是,太多的人仅凭自己一腔热血。热心却唤回了家庭的分裂,孩子们再次面临家园破碎的痛苦,伤害再次打击无辜孩子柔软的心灵。善良由甜蜜变为苦涩。
  我们用沸腾的热血烫伤了他人的肉体。
  2008年奥运会是我们中国人的奥运,举国欢庆,气氛火热,圣火传递,同一世界,同一梦想。但是,不和谐的色彩也玷污了奥运火红的火炬、绿色的橄榄枝。据报道,8岁孩童用55天时间完成抵京“马拉松式”赛跑;10岁孩子捆绑双臂在激流中前行;8岁女孩在父亲陪同下步行3000多千米到达首都北京……这些行为引起中国甚至世界媒体的关注,其中不乏外国媒体以此对中国奥运的诋毁。不实评论需全力抵制,但也不可否认,这是“畸形奥运热”。我们举办一个理性的奥运,就需要理性的行为作支撑。热情由火热的激情变为疯狂。
  我们在用热血烫伤他人肉体时,也烫伤他人的心灵。
  2008年5月21日的汶川大地震,我们以最迅速最团结的行动援救了太多的生命,我们赢得了世界的尊重。无数的闪光灯聚焦四川,闪烁着无数动人感人的故事,但也刺伤了灾区人们的瞳眸。
  被成功救援的孩子本是幸运的,但有记者为了采访一遍一遍唤起他们沉痛的回忆,孩子失声痛哭,大人也泣不成声;有热心的志愿者无救灾意识,却前往灾区,虽一颗炽热之心却给灾区添乱。不正确的救援动作,不完善的服务行为,不合理的安慰帮助,给灾区人民“二次伤害”。善良由本意的抚慰变成了利剑。
  中华民族是坚毅、热心、善良的民族。当我们挺过洪水、挺过非典,挺过不法分子对祖国的分裂和对奥运的亵渎,我们也必将挺过惨烈的汶川大地震,成功地举办奥运。但我们需要更多的思索和行动,站在别人的角度,理性全面地看待问题。
  “爱人之心”深入�们的血液,永葆善良甜蜜,为善良保鲜,让它不褪色,不变质,不变味。